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微尘教育博客

——建瓯市“自主互助,展示反馈”教学改革学习平台

 
 
 

日志

 
 

误尽苍生是语文(转)  

2016-05-04 20:37:15|  分类: 语文教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自瞅教育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txxjy 



【摘   要】语文课作为一个重要学科,承载着弘扬民族文化,提升学生的基本素养,提高学生使用民族共同语的重任,同时还可以促进学生健全人格的形成。但在具体的语文教学实践中不但没有实现大纲的基本要求,语文课反而成了应试教育的牺牲品。枯燥,乏味,缺乏人性是普遍的存在。甚至有人用灵魂的杀手来形容语文课。可见语文教学已经到了十分危险的境地,其中存在的问题值得我们进行深刻的反思,也为语文课的教学探索出路。


       一天,在网上看到一篇关于语文教改的文章,其中有一句“误尽苍生是语文”,初看它时,心里颇为恼火,觉得它冤枉了语文教育工作者,否定了语文课,讽刺了整个语文教育界。但当自己静下心来细细思索,仔细掂量这句话时,觉得此言并非一无是处。

       语文,顾名思义就是语言和文字。而语言和文字,它是一个民族特有的精神财富。一个民族之所以成为一个民族,就因为其拥有语言和文字。它是传承民族文化,发扬民族精神不可或缺的载体,也是人类相互交流、彼此沟通必不可少的工具。可见,对人类、对社会、对一个民族来说,语言和文字是何等地重要。所以,不管你乐意与否,学好语言和文字,是每个人必备的基本功。

       由于语言和文字是如此地重要,所以,我国从儿童入学的那天起,就开始向其逐步灌输着中华民族上下五千年光辉灿烂的文化,就安排教师为学生授予人类交流发展所不可或缺的载体——语言和文字(简称语文)了。

       让我们来算一笔帐:一个学生,从进入小学到高中毕业,要学12年的语文。那就是说,一个受过中等教育的人,不算其童年所背诵的诗歌,不算其毕业后所读的种种书刊,他们正规地接触和学习语文的时间最少为12年,若其上了大学,若报了中文系,则还要学习四年语文。16年学习语文的时间,每一年,学生放假休息的时间,至多算上100天,也就是说,学生的其余的265天都在学习语文,学了16年,每年学习265天的语文,共计4240天,也就相当于11年多吧。对于一个人来说,11年意味着什么?一个人,幸运点能活八十多岁,而其生命的七分之一之多都在学校内接受正规的语文教育。但,效果怎样?有多少人能够真正成为文学方面的专家,学者?恐怕是少之又少,难上加难的事了。

       这,就是语文教育的悲哀!

       那么,为什么莘莘学子寒窗苦读十几年,几乎每天都在接触者中华民族悠久的历史,每天都在学习着我们民族特有的精神财富,却依旧没把语文学好呢?这,不得不给我们的语文教育画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问问现在的学生,问问他们对语文课的看法,答案定会让你大跌眼镜。他们的答案多数是“没劲”,“无聊”,更有甚者,觉得语文课可上不可上。看看报中文系的学生,他们大多数并非打心眼里喜欢语文,爱好文学。绝大多数是由于学习不怎么样,理科一塌糊涂,文科呢?根本没有个深浅,根本没有什么跟上跟不上一说。说句不好听的话,文科的课程,只要是人都能听懂,只要不是聋子就都能听进去。所以索性报了文科,而问起他们是否爱好文学时,答案多数都是否定的。上语文课,常常看到老师在台上津津有味地进行着文学分析和鉴赏,而地下却有人抱着小说看得走火入魔。心里常常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心里不禁要问:难道那些垃圾式的言情、武侠小说真就能够赛过中华文化中的瑰宝吗?

       出现以上种种情形,一方面固然是由于社会风气恶化了,学生的思想境界也下降了。但,这也并非全是学生的不是,我认为我们的语文教学理念,语文课程的安排设置也许并非完美无瑕。

       全日制普通高级中学教科书·语文(试验修订本)的修订思想是:全面提高学生的语文素质,提高学生正确理解和运用祖国语言文字的能力,重视积累、感悟、熏陶和培养语感,使学生养成良好的学习语文的习惯。在教学过程中,培养学生热爱祖国语文的思想感情和民族共同语的规范意识,提高道德修养、审美情趣、思维品质和文化品位,发展健康个性,形成健全人格。

       十几年的语文课,我们都上过来了。每个阶段、每个层次的要求,也不外乎这些。但,教师在讲授语文的同时,这些要求都渗透在教学过程当中了吗?学生在学习语文的同时,都领悟了这些思想了吗?本着一切从实际出发的原则,我们就先来看看我们的语文课是怎么上的。

       对于高中学生来说他们已经有小学六年和初中三年的语文基础,他们的字词关也过得差不多了,在字词方面,不需要教师怎么费劲。那么,高中语文教学的重点,就放在了课文篇章的分析上。而在语文教材的选材上,总体上可分为古代文学和现代文学两大部分。古代文学,就是指每册高中语文教材中为数不多的几篇文言文,现代文学所占的比重较多。下面,我们就来逐一分析一下教师在教授这两种不同的文体时,所采用的“不同”步骤。

       我们的高中语文教师在向学生讲授现代文的时候,通常采用“三步走”的方法:介绍课文背景——分析课文——布置作业。介绍背景和布置作业是无可非议的,问题就出在了分析、讲解课文这一环节上。语文课,本是充满情趣与理趣的,可在讲解课文这一环节,就令人感到它是如此虚伪,如此无聊。说它虚伪,说它无聊,是因为现在越来越多的人感到分析课文这一环节常常是无中生有,它是如此地死板,没有一点儿灵活性。就拿鲁迅的散文《秋夜》来说吧,《秋夜》开篇的第一句话是:“在我的后园,可以看见墙外有两株树,一株是枣树,还有一株也是枣树。”在一般人看来,作者这样写也没有什么,至多不过感到是强调了一下,可在语文教育专家们看来,那可是就大有深意了。说它反映出作者内心的孤寂,说它为了使枣树的形象更加鲜明突出,说它使语言更富有节奏感……我斗胆向语文教育家们问一句:是鲁迅告诉你他有这种意思吗?我想,也许作者当时只是信手拈来,也许其中并无深意。可我们的语文课非要给它捏出来个深层含义。真是无聊至极,虚伪至极!说句调侃的话,如果我们的作文中出现了“一株是枣树,还有一株也是枣树”这样的句子,老师定会给我们批上“废话”“多此一举”这样的字眼。而为什么鲁迅这样写就不但不会被认为是病句,还有人拍手称赞:写得好,写得妙。而且还要让每个高中生就按语文教育家的“旨意”去分析,如果在试卷上不写出教师授予的“标准答案”,就一律算错呢?

       再看看鲁迅的文章《祝福》中的第一句话:“旧历的年底毕竟最像年底。”在常人看来,此话并没有什么问题。过年了,我们不是也常说:“过年毕竟是过年”这样的话吗?只是为了强调过年气氛的热闹。然而,把“过年毕竟是过年”这句再平常不过的话,经过文豪的嘴里说出来,转变成“旧历的年底毕竟最像年底”。其实是换汤不换药,字换意不换,但是那可就身价倍增,由俗变雅了。再把它搬到我们的语文课堂上,那可就复杂了许多。虽然,在学生看来,这句话没什么,可语文教师偏要问出个所以然来。老师会不厌其烦地介绍当时的写作背景,会从课文的其他出找出所谓的伏笔,甚至会介绍作者在写作前后因发生什么事儿有什么样的心情…… 总之,他会费尽心机地让你说出他想要的答案,也就是教参上的标准答案。然后让你记下来,到考试的时候用……常常觉得,学生就像一条鱼,教师用他循循善诱的话语作诱饵,逐步引学生上钩,直到学生答出令自己满意的答案为止;常常感到,在语文课堂上,学生正在戴着镣铐跳舞,怎么跳也跳不出老师的手掌心;怎么跳也跳不出应试教育的标准答案!

       这,就是我们现行的高中语文课堂!

       类似这样的例子差不多在每篇课文中都有,类似这样的分析几乎在堂堂语文课上都发生,这里只不过是略举一二罢了。常常觉得,语文是虚伪的。确切点说,语文课是虚伪的。因为它把原本简单的问题复杂化,把原本宽松愉悦的课堂气氛紧张化,把原本灵活的学生机械化。常常想:作者创作时在词语的运用方面也许并无深意,在句式的安排上也许并无什么潜台词,可语文教育家们非要在课文里面挖掘深意,非要在词语的运用方面大做文章。在应试教育的束缚下,在高考指挥棒的逼迫下,我们的语文教师不得不一遍遍不厌其烦地给学生灌注着这些枯燥无味的东西,我们的学生不得不日复一日地在语文课堂中备受煎熬。常常想:我们的语文课为什么不能够再自然一些?为什么不能够让学生的主动性发挥得再充分一些?为什么不能让学生不需要教师的引导而自然地领悟和体会到作者的思想感情?

       再看看我们的古文课,它将中华民族上下五千年滚光辉灿烂的文化糟蹋得不成样子。中学语文教材中所选的古代散文,其目的是为了让学生逐渐熟悉文言文这种文体,为了让学生学会初步鉴赏古代散文。可现在每上文言文课,我们的语文教师上讲台,二话不说,就直接进入翻译。这样的课堂,与其称它为“古文课”,不如直接叫它“翻译课”。因为整节语文课,都在进行着枯燥无味的翻译。教师的人生就在这虚伪的咬文嚼字中度过了,学生的青春就在这一节节无聊的翻译课中丧失既尽了。也许有的语文教师要反驳:古文课,所给学生讲授的文言文都是那么地晦涩难懂,如果不翻译,学生能看得懂吗?

       就我自己的观点来说,我认为对于一个语文基础不算太差的高中学生,文言文不进行整篇翻译也并非不可,因为他们在初中还学习过三年的语文,每册语文课本中都有文言文,对于初学文言文的初中学生来说,文言文的翻译当然是必不可少的。如果不进行翻译,学生面对陌生的文言文,将会一句也不懂,眼前将是一片漆黑。而当在初中接受了三年逐字逐句进行着文言文翻译的学生升入高中后,他们的文言文理解能力也会逐步增强,他们已经掌握了部分文言文实词和虚词,以及简单的文言句式等等。所以,教师就用不着逐字逐句进行翻译,只需要生僻的字词进行指点,对特殊的句式进行强调就足够了。而应把课堂的大部分时间放在文言文的鉴赏与诵读之上。试问一句:将古文的译文读出来好听,还是原文诵读起来琅琅上口?答案定是后者!所以,在古文的教学中,应该在鉴赏的过程中陶冶学生的情操,提高学生的人文素养,使学生逐步感受到中华文化的辉煌与灿烂;应该在诵读中培养学生的语感,增强学生对古文的理解能力,使其真正体验到古文的无穷魅力,而不是将原本作为中华文化瑰宝的古文上成枯燥机械的翻译课,而不是使学生把原本弥足珍贵的古文看得一文不值。这样,糟蹋的不仅仅是中华文化中的瑰宝,还耗费了教师的光阴,还褫夺了学生的青春!

       语文教育首先应该是人的教育,应该以人为本;语文学科也应是所有学科中的一个重点学科、核心学科,因为它是学生学好其他课程的一个基础。然而,应试教育使语文失去了其本来面目,它将原本富有情趣和理趣的语文课变成了枯燥无味的应试训练课。语文学科,本是为了丰富人的感情、提高人的素质、升华人的思想,陶冶人的情操的一门学科,但高考的指挥棒扭曲了语文课的终极目标,使语文课变成了为高考而开设,学生的语文学习变成了为迎接高考而战,原本在所有学科中最具有人情味,最能够出动学生心灵的语文课变成了为迎接考试而进行,带有极大的功利性,冷漠无情的应试训练课。这,并非语文课的本意,并非语文教育的本意!

       鲁迅曾经说过:“世上如果还有真要活下去的人们,就先该敢说,敢笑,敢哭,敢怒,敢骂,敢打,在这可诅咒的地方击退了可诅咒的时代。”那么,我要说:如果要使我们的语文课成为真正的语文课,就应使学生在课堂上为祥林嫂捧上一掬同情的泪水,为别里科夫露出鄙夷的神情,为窦娥现出憎恨的目光,为李密悬着一颗诚惶诚恐的怖惧之心 ……只有这样,我们的语文课也许才算是达到了极致。

       我,并不是什么语文教育家,也不是一名富有经验的语文教师,我只是一名正在接受语文教育的学生。由于看到了“误尽苍生是语文”这句对语文并非是很理想的评价,才引起我对已上了十几年的语文课的反思。已上的胡言乱语,只是代表我自己对语文教育的观点与看法,若有不当之处,请大家多多见谅。我写此文的唯一目的,只是想还语文课的本来面目,只是想让我们的语文课多几分真诚,少几分虚伪;多几分灵性,少几分枯燥,我还希望整个教育界都来共同改进我们的语文教育方式,让学生对语文课少一份厌恶,多一份喜爱。让学生在欢乐中学习语文,在感动中领悟语文教育的真谛,让学生由必学转向乐学;我更希望全社会的人们都来关注我们的语文教育,勿让它误了我们的下一代,勿让它误尽苍生!!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