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微尘教育博客

——建瓯市“自主互助,展示反馈”教学改革学习平台

 
 
 

日志

 
 

有知无识,你所教的,或许只是“一次性用品”(转)  

2017-12-08 09:32:37|  分类: 论道课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谢云

转自2017-12-08 教师博览

 

 


       教育是应该面向未来的,但问题是,怎么可能给“今天的学生”教“明天的知识”?
       我们今天所教给学生的那些“知道”,似乎更像是“一次性用品”,除应付考试外,几乎毫无用处,只好用过即弃。

有知无识,你所教的,或许只是“一次性用品”

       对教育而言,质量一词,本应有丰富的内涵。但现实里,一说到质量,往往只局限于成绩,就是考试分数。很多时候,一说抓质量,就成了抓分数,甚至有“抓分数要抓出血来”的骇人之词,也有“提高一分、干掉千人”的夸张之语。应试教育的紧张、恐怖、血腥,可见一斑。

       一切围绕分数转,一切围绕考试转,考什么,教什么,自然成了学校和教师的不二选择。无论过去说“双基”、后来讲“三维目标”,还是现在谈“核心素养”,概念在不断变化,内涵在不断升级,但“知识本位”依然是应试教育“以不变应万变”的旋律,“知识过手”几乎成了中小学教育的全部。

       这显然是有问题的,而且,严重到让很多有识之士寝食难安的地步。资中筠先生甚至认为:“中国教育不改变,人种都会退化!”——在我看来,这种退化,其实早已发生:现在学生身体素质之糟糕,实在让人触目惊心。

       不过,这问题过于宏大,我笔力不逮,暂不涉及。现在,我只想就“知识”论“知识”,探讨我们所教给学生的,究竟是什么样的“知识”。

       华东师大陈玉琨教授曾说:“我们现在的教育,就是今天的课堂传授昨天的知识,试图去解决明天社会的问题。”他认为,这是现在课堂最根本、最本质的矛盾。“我们课堂里传授的都是昨天的知识,从来没有今天的知识,今天的知识没有写进课本,还没有走进我们教师的脑袋。”

       我不以为然——昨天的知识也好,今天的知识也罢,可能都不会直接有益于“解决明天社会的问题”。如果“昨天的知识”教不好今天的学生,“今天的知识”可能也没办法让他们去面对明天的世界。教育是应该面向未来的,但问题是,怎么可能给“今天的学生”教“明天的知识”?

       弗兰西斯·培根有句名言,知识就是力量(Knowledge is power),我们耳熟能详。但我们或许并没有想过,怎样的“知识”才是力量,怎样的“知识”才有力量。

       英语里的“知识(knowledge)”这一单词,第一个音节“know”,是“知道”之意,词尾的“edge”,有“边缘、利刃、领先”等意——这是否意味着,除了“知道”一些东西外,还要让这些东西处于,甚至始终处于“领先”地位,才会有“力量”?

       从汉语看,“知识”一词的组合,也非常有意思,只有“知”(知道)与“识”(识见)相结合,才能产生“edge”的效果,成为真正的“power”。就此而言,我们熟悉的“用知识武装头脑”这个比喻,或许更接近问题的实质,而其关键点,显然是“武装”——不只是结果,也包括过程。

       因此,与其说“知识就是力量”,不如说“教育才是力量”,因为教育的本质,就是要解决如何用自己所“知道”的,去“武装”头脑、形成“识见”的问题。或者,用怀特海的说法,把“碎片化知识”,统整为“系统性知识”。

       这无疑意味着,教育不仅要授人以“知”,还要让人学会转“知”为“识”,由“知”而“智”(古汉语的“知”,时有通假为“智”的)——自己所“知道”的,若不能转化为“智慧”,不能形成个人的“识见”,不能运用于具体的实际,它就算是“活体”,也可能患上“肌无力”的毛病。

       所以,问题的实质是,我们今天的教育,在很大程度上,只解决了“know”,而没有解决“edge”,或者说,只解决了“知”,而没有解决“识”——换句话说,我们教给学生的,并非完整意义上的“知识”,而只是单纯的“知”,或“知道”。

       “有知无识”,这样的教育,所培养的,往往是“高分低能者”,或者,如巴西教育家保罗?弗雷勒所说的“博学的无知者”——更准确地说,应该是“无识的博学者”。

       对这样的人,王朔有个更简洁的说法,叫“知道分子”:“除了把中国字认了一溜够,一闭眼好几万字,外国字也认了十几门,一门结结巴巴能说的,两门扳着字典能读的,三四门看着眼熟,五六门会说‘哈喽’,还有全世界各种版本的‘我爱你’和‘操你妈’。……可天下的事什么他不知道?”

       但,知道,也只是知道而已,顶多是“知道分子”。用王朔的说法:“第一个人说的,叫‘知识分子’。第二个,第三个,还有不知道隔了多少代隔了多少辈,俗称‘八杆子打不着的’,都叫‘知道分子’。”

       要解决“知道”,很简单,满堂灌就是,死记硬背就是,时间加汗水就是。通宵达旦夜以继日废寝忘食头悬梁锥刺股……就是。

       如此,从小学开始,到高中毕业,12年时间,孩子们生命中最美好的华年,他们能背下多少单词,多少诗句,多少名言,多少文章,多少概念,多少公式,多少原理和定理,多少历史事件,多少时事政治……有时候我会想,要是让一个高中毕业生展示他“毕生所学”,估计,他能滔滔不绝地说上N天N夜。

       简直就是: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他们不知道的。

       可是,他们所知道的,或者他们所记住的,除了应付考试,还有什么用?要知道独立战争何时爆发,哥伦布何时发现新大陆,就算你找不到“谷哥”,但至少有“度娘”伺候。在今天这样的时代,哪有剽悍的度娘搞不定的事?

       但,有“知道”而无“识见”,除了应付考试,除了饭后的谈资,又有何益?我曾说:一个人的价值在于他的创造,而不是他的消耗。在这里似乎可以套用,一个人的价值在于他的“识见”,而不是他的“知道”。

       何谓“识见”?字典里说:见解,见识。望文生义地理解:你所见,你所解;你所见,你所识。即是说,在“见到”(相当于“知道”)之外,更重要的是,你的解释或理解,你的认识和看法——“你的”,而不是别人的,自己的,而不是普泛的。

       倘使只有普泛的“见”,而没有独属于自己的“解”或“识”,这样的人,即便满腹经纶,也只会脑中空空,即便口若悬河,也不过徒有空谈。因为,他们不会有独立的思考,更不会有独特的创见——他们可能知道很多人生道理和哲理,却依然过不好自己的生活。

       在《江湖一刀教育语录》里,我曾如此感叹——

       “他们可以对社会和人生长篇大论,却很难说出对具体问题的见解和主张;他们可以对《四书五经》、唐诗宋词出口成诵,却丝毫没有修齐治平的情怀;他们可以对《背影》的主题和中心侃侃而谈,却连对父母说一句发自肺腑的感激也难以启齿;他们可以对破坏环境的行为,在课堂上或作文里义愤填膺、慷慨陈辞,却时常随意丢弃垃圾、损坏花草树木,甚至见到地面的果皮纸屑也熟视无睹……这,就是今天教育出来的学生。尽管不能把板子都打在教育身上,但这样的状况,的确值得教育者警醒和深思。”

       “识见”从何而来?从质疑和追问而来:在质疑中走向明晰,在追问中走向现实,进而走向未来。换句话说,真要培养学生的“识见”,教学就绝不能只是围绕“知道”,围绕考试,围绕分数,而应当通过知识的习得,关注学生的能力养成。

       魏勇老师曾说:“历史教学的价值是百度不能解决的;凡是能百度到的,一定不是历史教学的真正价值所在。”魏勇教历史,他以学科为例,我以为,其判断略显谨慎、保守,在今天极端点说,或许是:“凡是能百度到的,一定不是教学的真正价值所在。”教学的真正价值,无论度娘和谷哥,都不能解决。

       就此而言,我们今天所教给学生的那些“知道”,似乎更像是“一次性用品”,除应付考试外,几乎毫无用处,只好用过即弃。所以我们看到那些熬完12年寒窗的孩子,高考一结束就开始就撕书、烧书——谁会珍惜“一次性用品”?谁会保留一次性的卫生筷、卫生纸,甚至卫生巾?

       所以我曾说,教育不应该追求“单分数”,而应该追求“复分数”——所谓的“单分数”,是指学生的整个学习过程,除分数以外,便别无所获;所谓的“复分数”是指,学生在整个学习过程中,有着丰富的体验、发现和收获,最终的分数,只是学习的“副产品”,是“搂草打兔子”式的顺便之得。

       其实,中小学课程里,无论语文还是数学,既蕴含着能够让学生有所“知道”的,也蕴含着能够让学生有所“识见”的。只要我们的教学目标,不要只是瞄准考试,不要只是心系分数,只要我们的学习过程,不要那么近视短浅,不要那么急功近利,或许,我们就能让学生“知道”得更多,也“识见”得更多。

       除了让学生记忆和计算,我们至少可以培养和训练他们的观察能力、分析能力、思辨能力、审美能力、逻辑推理能力、交流表达的能力……倘能让他们既有所“知”,又有所“见”,也有所“识”,他们的生活和生命,或许都会更加丰富、辽远。

       这样的期望,或许过于理想,但悲观点说,我们至少不能只教给孩子除应付考试外就毫无用处的“一次性用品”吧。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