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芝城教育博客

——建瓯市“自主互助,展示反馈”教学改革学习平台

 
 
 

日志

 
 

“文何以载道”才是语文教学的大道(转)  

2017-02-03 09:10:12|  分类: 语文教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吴格明

本文来源于枫叶教育网(www.fyeedu.net)

 

 


       语文课应当教什么?

       这是问题吗?可这似乎不是问题的问题却偏偏出了大问题。一位教师教邹韬奋《我的母亲》,不厌其烦地进行母爱教育,就是不引导学生学习作者是如何表达母爱和自己对母亲的爱。一位教师教《本命年的回想》,课堂上讨论的是过年的风俗,就是不研究课文如何写过年的风俗。一位教师教《中国石拱桥》,作业竟然是为家乡设计一座拱桥。有质疑者说:“这是语文课,还是桥梁专业的设计课?”

       他们为什么这样教语文?因为他们误将课文的内容当成语文教学的内容。殊不知,课文的内容与语文教学的内容是两个不同的概念。语文教学的主要内容应当是用什么样的语言形式来表达思想情感。也就是说,“文何以载道”才是语文教学的主要内容,才是语文教学的根本大道。这是一个颇有哲学意味的话题。

       语文教学的材料是一篇篇课文。任何文章都是形式与内容的统一。形式与内容的关系是语文教学的根本问题,或者说,形式与内容的矛盾是语文教学的基本矛盾。

       然而,语文教学中形式与内容的关系,与社会上一般人读文章时形式与内容的关系不一样。一般人读文章,更关注文章的内容。例如,地方日报一则停水的通知,人们关心的是什么时候停水、什么时候恢复供水,而不太关心通知的语言形式。读一部小说,人们更关心人物的性格及其命运,而不太在意小说的艺术形式。语文教学更应当关注的恰恰是文本的语言形式,因为语文课程的基本目标或者说语文设科的基本出发点在于培养、提高学生理解和运用祖国语言文字的能力。因此,课文的语言形式应当成为语文教学的主要内容。这就是语文教学中形式与内容的辩证关系。正如书法:一首唐诗,可以用柳体写,可以用欧体写,唐诗是内容,柳体或欧体是形式。然而当我们研究或欣赏书法艺术的时候,情况发生了变化,书法艺术成了我们欣赏的内容,柳体书法艺术既可以通过一首唐诗来表现,也可以通过一首宋词来表现,唐诗或者宋词成了柳体书法艺术赖以存在的形式。

       当前语文教学实践的主要弊端就是游离课文的语言形式,没完没了地讨论课文的文化内涵,把语文课上成了思想品德课、科技常识课,或者是泛文化课。那样的语文教学必然是低效的。

       一位小学老师教《真理诞生于一百个问号之后》,讲完了课文中的三个例子,教师又补充了两个例子,其目的就是要强化课文的主题思想。可是她偏偏不引导学生学习课文中很有价值的语言表达。作者在写第一个例子前说“就拿洗澡来说吧”,在第二个例子前说“无独有偶”,在第三个例子前说“最有趣的还是”,正是这三句话将三个例子连贯起来,并与课文的其他表达联系起来,使课文成为一个有机整体。学会了这些,就掌握了组织文章结构的一种方法。一个小学生学会了这样的表达,即使到了初中,其作文也是上乘。本文开头提到的《我的母亲》,教学的主要内容应当是作者如何表达母爱和自己对母亲的爱。例如,作者说:“母亲去世的时候,才二十九岁。”这个“才”就应当好好学,因为它表达了作者对母亲英年早逝的惋惜之情。没有这个状语,文章就显得冷冰冰的。状语重要,你还得用得恰当,否则还不如不用,不然你把“才”换成“已经”试试。

       “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之所以成为千古名句,并不因其思想价值高,而是因其所表现的作者的言语智慧高。赣江上空的这一景象不知有多少人见过,不就是有些云霞,有野鸭子在飞吗?是作者的言语智慧创造了一种意境。“杨柳依依”“桃花灼灼”的价值,主要不在于杨柳和桃花的可爱,而在于作者以最恰当的、最美妙的语言表现了杨柳和桃花的可爱。用“依依”来表现杨柳的婀娜,以“灼灼”来表现桃花的明艳,简洁之至,贴切之至,美妙之至,几千年来无出其右者。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为世界母语日提出的主题是“母语是一个民族文化的灵魂”。中华民族文化的灵魂既不是孔孟之道,也不是老庄哲学,而是孕育了孔孟之道和老庄哲学,培养了诗经楚辞和唐诗宋词的汉语——我们的母语。

       阅读教学就是要引导学生从字里行间汲取作者的言语智慧。我给“国培”班的骨干教师讲这个道理,老师们说:“现在明白学生为什么写不好作文了,阅读教学不引导学生汲取作者的言语智慧,学生怎么能学会写作文?”语文课程标准明确提出,语文课程是学生学习运用祖国语言文字的课程。这一表述具有拨乱反正的意义,是近十年来中国语文教育最了不起的进步。

       当然,语文课程有人文性,但语文的本质属性是工具性,语文是一种表情达意的人文工具。语文教学具有多重功能,语文素养中还应当有情感态度价值观,而且积极的情感态度价值观能够促进语文能力的提高,但情感态度价值观的培养应当渗透到听、说、读、写的语文活动过程中去,而不是“外加香油一勺”,更不能喧宾夺主。

网友热议

贡如云

       吴教授的观点,我是认同的。最近接触到美国的一些课程文件,发现在这个问题上,中美主流观念是多么的一致。高中母语教师汤普森在教环境题材的散文单元时说:“散文解读,当然需要关注文本的内容信息,但更需要领会文本的言外之意,尤其要用心体悟作者传达这些意思的语言构造,包括文学技巧与文风选择。”这正如读吴格明教授的文章,领悟其意只是一方面,琢磨为何要这样表达,才是关键。能有这样一种读解意识,读才是聪明的读,学方为聪明的学。

(作者单位:南京晓庄学院)

钱晓国

       语文究竟该“教什么”?当前不少教师迷失在“人文”的丛林里,以为语文课就是挖掘文本的人文意蕴,而将意蕴赖以存在的语言形式弃置不顾,凌空蹈虚,致使语文教学被异化成“空中楼阁”。这又走向了另一个极端,吴格明教授做此文可以说意在拨乱反正。通过挖掘文本的人文意蕴,对学生进行情感、态度、价值观的培养固然很重要,但这并不是语文学科独有的任务,语文的主要任务还是在于通过听、说、读、写等言语实践活动,培养学生正确使用汉语言文字,养成较强的语文应用能力,否则,“种了别人的田荒了自己的地”。正如吴教授所言,“文何以载道”才是语文教学的大道。

(作者单位:湖北省安陆市第二高级中学)

王科

       文道统一历来是中国传统,学习语文不可能剥离“道”而空谈语言,也不可能丢弃语言而侈谈“道”,二者水乳交融、和谐共生。失去了对文章内容(道)的理解和体悟,所附着的语言也就毫无价值和意义了。形式必须是“有意味的形式”,而不是冷冰冰的“物质外壳”。朱光潜在《咬文嚼字》里说,“咬文嚼字,在表面像只是斟酌文字的分量,在实际上就是调整思想和情感”,“在文字是推敲,骨子里实在是思想情感上‘推敲’”,语言的精妙之处只能在内容(主题思想)中体现。“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美在意境,美在情景交融,美在内容和形式的高度统一。本质上说,思想和语言须臾不可分离,“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归根结底,阅读教学就是要凭借语文教材这个“例子”,在培养学生听说读写能力的同时,引导学生认真读书,充实头脑,开阔眼界,丰富和拓展知识储备,涵养深广的人文素养。

(作者单位:甘肃省酒泉市特殊教育学校)

张毅

       关于这个话题,民国时期早已有人谈过,夏丏尊等先生就曾再三强调过要学习语言的形式,近年来吴忠豪教授也提出了“语文本体性内容”的理论。那么,几十年来有众多大师的指导和呼吁,为什么教学中还会偏离语文教学的轨道呢?我认为,语文课“教什么”存在的问题,首先是语文科核心知识和能力训练体系不明确造成的,责任首先在语文课程的顶层设计者身上,我们不能把责任都归罪于一般教师。换句话说,教师教学的随意性是我国语文科课程建设成熟度低造成的,要想改变现状,语文教育界首先要聚焦课程建设。我今年一直呼吁语文科内部分科教学,如果内部不分科,很难说清楚到底是应该重内容还是重形式的问题。例如,教学说明文《鲸》,教学重心当然是说明文的说明方法和语言特色方面;教学孔孟的文章,则重在经典教化,内容的教学当然是重点;而《背影》一文作为“定篇”,散文的细节描写以及中国传统父子关系的内容方面都是教学的重点,不可偏废。

(作者单位:山西大同大学)


原文链接:http://www.fyeedu.net/Info/278525-1.htm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