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芝城教育博客

——建瓯市“自主互助,展示反馈”教学改革学习平台

 
 
 

日志

 
 

语文课堂的忘本与失范(转)  

2017-05-12 15:06:45|  分类: 语文教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周红阳(特级教师、浙江诸暨市教育局教研室教研员)

本文来源于枫叶教育网(www.fyeedu.net)

  随着有效课堂研究的不断深入,课堂教学再次被广大同仁关注和重视,成为中学教学界的热门话题。当然,它并非真热,而是虚热。恕笔者直言,这种虚热现象在近年我国中小学语文课堂教学,尤其是初、高中语文课堂中比比皆是。名目繁多、别出心裁的各种作秀和折腾屡见不鲜,真可谓“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且颇有愈演愈烈之势。实在令人忧虑。

  出现这种状况的原因比较复杂,而笔者以为,当前语文课堂教学的忘本和失范应当是其中的重要原因。语文教学究竟当以什么为本,曾经一度有些走向清晰的问题,如今似乎又重新变得模糊、混沌了。无本必虚,失范则乱,因而各行其是,乱象丛生便几乎不可避免。倘若不切实重视和认真反思我们面临的严峻现状,并想方设法科学解答和着力解决忘本与失范两大棘手问题,那么语文课堂教学只能兴致勃勃地走向末路。至于能否如凤凰涅槃般浴火重生,尚不得而知。但愿只是笔者杞人忧天而已。

  一、忘本——使语文课堂很受伤

  此处的忘本,也并非彻头彻尾的忘却和分道扬镳的背离,主要是指若即若离的疏远和漫不经心的忽视。简言之,就是缺乏必要而足够的重视。不少问题看似偶然,实为必然。因为无论我们怎么定义语文教学,语言,始终是语文教学的灵魂,探讨语文课堂理当以此为基本前提和重要准则。笔者一直很赞赏全国著名特级教师、语文教育家洪镇涛先生的“语文姓‘语’”的观点,也曾提出过“一本四度”的教学构想,其中的“一本”指的是“以‘语言’为本”。这个本,既是本体,也是本位,又是本色、本质,乃立足之本,即根本是也。多年语文教改的经验和教训昭示:语文教学走出困境的最佳途径,就在于语文课堂务必坚守和充分体现语言之本,只有切实重视并落实了语言这一根本,语文教学才能扎实有效,精彩纷呈;一旦背离了语言之本,与语言渐行渐远,那么很受伤的决不只是个别语文课堂,而是整个中小学语文教学。

  语文教学改革已进行了几十年,而语文课堂忘本甚至严重忘本的现象未见明显改观和整体质变。随处可见的普通课堂大多是这样,就连各种颇具规模、级别不低的评比性、观摩性语文课堂,包括一些博得众多评委首肯而获得某某大奖的典范课堂,也同样难以穿越忘本之怪圈。阅读课堂如此,写作课堂亦然,语言之本被语文教学边缘化已经习以为常,不足为奇了。

  语言是文章的载体,文本都是由语言建构的,撇开语言必然无法阅读文本,但假如纯粹只把语言当作阅读工具,即借助语言信息(含义)理解内容主旨;而不是作为阅读对象和目标,即立足语言领悟其内涵、揣摩其精妙、体味其韵味、探究其神奇等,那么语文学科就跟政治、历史等其他人文性学科没有本质性区别了。笔者以为,我们的语文教学长期存在一个极为严重的误区,这就是对工具性的理解非常肤浅,常常不假思索地移植和嫁接工具性,故在许多语文课堂,语言也仍然是组装文章的工具而已,并不是必须重视的语文教学之根本,这就直接导致了语言重要地位的实质性丧失。尽管时至今日,完全悬置语言而喋喋不休于内容、情感、思想等的语文课堂,似乎也并不多见,更多的就是那种有意无意地将语言从根本降格为工具课堂。由于语言在课堂中被不经意地边缘化了,变得无足轻重,于是觉得注重语言不仅无甚必要,而且还会拖累课堂的创意、个性、看点、特色等,甚至有被同仁误解为课堂理念滞后、传统(陈旧)之风险,如此推想下去,实在令人既忧心又无奈。

  其实语文课堂的重点就是学习语言,汉字具有形音义三位一体的独特优势,只要真正掌握和参透了语言,就不难知晓内容、主旨、思想、情感等要素。就此而言,语文课堂存在的回避、疏远、忽视语言等流弊,无异于舍本逐末。以史铁生的散文名篇《我与地坛(节选)》为例,可以解读和需要探究的信息相当丰富,但无论解读什么,其出发点和着陆点还是语言。可是,笔者在网上查阅了一些自我感觉不错、似乎口碑颇佳的优秀教案(案例),便发现其存在的共同缺陷,那就是语言被明显降格,这样的语文课堂,语言只是不折不扣的施教工具,绝对不是教学目标,因而遭遇疏远或忽视也并不意外。且看这些出自不同教师之手、体现时代创意的教案(案例),其问题设计却有着惊人的雷同——“是怎样的地坛吸引了‘我’?”“为什么‘自从那个下午我无意中进了这园子,就再没长久地离开过它’,‘我’在地坛里究竟得到了什么?”“‘我’进入地坛时的精神状态如何?”“当时作者在地坛里思考着什么问题?”“为什么作者要说‘这样一个母亲,注定是活得最苦的母亲’?”“‘我’从事写作与母亲有什么关系?”非常明显,上述问题几乎皆是关于内容(语义)、情感等的解读,根本没有把语言(因素)作为重点。此类语文课堂重视的不是“语(言)”而是“文(意)”,用时兴的话表述是“人文”,无论如何创新,怎样给力,最终达成的却还是思品课的目标,距离语言之本实在有些遥远。当掌声停息之后,那些如愿以偿地获得种种殊荣的执教者,倘冷静反思一下自己施展浑身解数所得的结果,竟与语文之本大相径庭,不知有何感慨?

  或许,过多地纠结于某些语文教师不够公允,也缺乏实际意义,他们大多只是粉墨登场的角色扮演者而已。问题的深层原因在于这些夹杂了太多功利的课堂,甘愿受制于无形的推手,借助貌似新潮、前卫的语文教学外在形式(手段),涂改了语文课堂本色,稀释了语文学习要素,游离了语文教学目标。笔者以为,现代文化人应当具有足够的清醒,千万不要继续潜意识地拔高、夸大和误解语文学科的教学功能。在现代教育教学体系和格局中,语文,只是一门普通的基础性课程,不可能也无必要“铁肩担道义”“妙语定乾坤”,承载过多的社会责任和民族使命。理直气壮地张扬并不折不扣地落实语文学科的基本性质,指导和帮助学习者有效掌握与正确使用汉语言文字才是重中之重。否则,势必轻重颠倒,走火入魔,陷入主次混淆的误区而难以自拔。

  相对刚性的阅读课堂已是如此,而被有意无意软化的写作(指导)课堂则更为不妙,受伤更重。如实而言,目前中学语文的写作教学大多处于无序振荡状态。能够真正在写作课堂投入精力、潜心钻研的语文教师寥若晨星,根本原因并非写作不如阅读重要,而是即使意识到写作教学的重要性,且经过一定努力,也难以取得立竿见影的理想成效。在这个多少有些心浮气躁的时代,写作成为语文教学名副其实的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敷衍便逐渐演变为一种写作教学常态。在此背景下,切实立足于语言根本进行积极尝试和勇于探索的写作课堂,犹如海市蜃楼,难得一见。取而代之的则是五花八门、标新立异的模式、结构、技法等,尽管写作教学也确实需要这些知识和技能(法),但假如脱离了语言(运用)之本,那么一切都是缘木求鱼,事与愿违。

  如常见的片段性细节描写,要点、结构、技法等固然需要考虑,但更关键则在于语言运用。任何细节均由语言组装而成的,掏空了语言元素,细节就不复存在,纵然技法高超绝伦也枉然。然而,不少写作课堂却多是注重于写什么,即构筑细节需要借助哪些要点;而不是怎样写,即呈现细节应该如何运用语言恰当表达。前者着眼于细节的内容信息,后者侧重于细节的构成元素(语言)。通常我们努力在指导学生操练的细节描写,其实就是“描写细节的内容”,重点显然是内容而非语言。内容就是细节描写的要求和目标,似乎描写的内容越细,就越能体现写作能力和语文水平,至于怎样锤炼语言几乎被彻底遗忘。随手摘引一位高一学生的细节描写——“只见一个身材娇小的女生,快速地从楼梯口冲了上来。由于地滑,她似乎一下子没有站稳,身体左右摇摆了几下。她舒了口气,把手伸进口袋,摸出饭卡,擦了擦,放到读卡器上,又用手指了指要的饭菜,而后会心一笑,端着饭菜向座位走去。”从内容看,这段文字基本符合细节描写的有关要求了,作为范文介绍给其他学生也无可厚非。但从语言运用分析,至少有两处是值得注意的:一是“她似乎一下子没有站稳”的“一下子”和“没有”的位置不当,应该是“没有一下子(站稳)”,因为“一下子”是在描述“站”的瞬间状态;倘要保留“似乎”,那么改为“一下子站不稳”更妥当些。二是“她会心一笑”的“会心”是“领悟到别人没有说明的心思”的意思,应该是在接收到对方发出的某种信息后的心理反应,这里并没有出现对方信息的明确传递,无“心”可“会”,因而语言运用就存在问题了;可以改为“舒心(一笑)”“满意(一笑)”“微微(一笑)”等。

     不管已经出现过或者还将冒出多少关于语文教学的诠释和争议,只要语文学科没有被取消或被收购,语言,始终就是语文教学的安身立命之本。任何忘本的观念、主张和行为,都会让语文教学很受伤,势必严重影响语文教学的健康发展和切实提高。

  二、失范——令语文课堂太离谱

  如果忘本可称之为语文教学的内疾,圈外人未必能够轻易识别,那么失范便是语文教学的外伤了,粗粗一瞥即可知晓病因。众所周知,教学固然需要创新,但创新不能违背教学宗旨和原则,更不能舍本逐末,置学科性质、教学目标、教学内容等而不顾,热衷于玩花样,搞噱头,秀自我,摆乌龙,一味求新。然而,如今的不少语文教学课堂,借改革之名,行纷乱之实。教学目标没有了,文本解读不要了,语言品味缺失了,能力培养掏空了,剩下的就是种种匪夷所思、眼花缭乱的离谱和空翻,语文教师从脚踏实地的工兵升级为凌霄高蹈的空军,大本营便是不着边际的空中楼阁。

  不久前,笔者参加了一次地市级高中语文课堂教学评比,教材是课外的一篇议论性文章。作为教学评比,参赛教师希望不落窠臼,试图标新立异,另辟蹊径,以期胜人一筹,超越对手,并无意外可言,完全可以理解。笔者只是认为,这种评比、观摩课堂,就更应该充分体现语文课堂的基本规范,因为这类课堂往往具有标杆意义和导向效应。以议论性文本为例,无论是“教‘教材’”还是“‘用教材’教”,都理当重视《课标》要求的“教师应引导学生把握观点与材料之间的联系,着重关注思想的深刻性、观点的科学性、逻辑的严密性、语言的准确性”。换言之,议论类文本的三大要素、常规结构、观点见解、论据运用、论证方法(技巧)、理性思维、语言特点等,均应该成为课堂教学的重要内容。假如遗弃了这些内容,语文课堂不仅失范,还必然空泛。而不少语文课堂的现状就是,(教学)目标可以嫌弃,文本(教材)可以搁置,规范可以超越,语言可以轮空,知识可以淡化,能力可以忽悠,情感可以嫁接,似乎没有什么是语文课堂必需“教”和“学”的。试想,在这些“一切的一切”都失却了规范的课堂,还能有什么真正的效率可言呢?

  可见,如何恰当评判课堂教学的优劣?评判语文课堂究竟还有没有规范(即共性标准)?倘若语文课堂教学还存在某些规范,那么怎样在课堂中予以体现和落实?这些问题倘是放在其他学科,也许会觉得是无事生非,根本用不着花费口舌。而在语文学科,往往简单问题复杂化,实际问题玄虚化,底层问题顶层化,津津乐道、孜孜以求如此的人实在不少。而这种热衷和努力最明显的结果,就是颠覆和解构了语文教学必不可少的课堂规范,普遍出现了失范的混乱状态。根据笔者观察和分析,语文课堂失范通常表现为以下诸方面。

  1.目标失范。如实而言,此处的失范已有避重就轻之嫌,如今语文课堂的教学(学习)目标,不是失范,而是失踪——多数课堂根本就没有出现过目标这一至关重要的信息。笔者觉得,许多观摩课堂(学习、教学)目标集体失踪,也许并非教师未作目标设定,而是出于多种考虑,不想、不愿或者不敢将目标昭告天下,学生们也自然懵懵懂懂,云里雾里,只能跟着感觉走了。不过,我们可以搜寻某些教学设计(文本),以窥见若干蛛丝马迹,并发现一些目标设定存在的问题。权且引用两个均由参加省级比赛的优秀教师设计的教学目标,材料是一篇题为《底层》(蔡翔)的文化散文,其一为:1.明确底层在文中的含义,了解底层的生活和命运。2.探究“我”与底层的关系,思考城市化进程中人的位置。其二是:1.引导学生发现身边底层,理解并同情他们,同时反省自己的生活和生活方式,引导树立努力建设社会公正、公平的观念。2.引导学生抓住细节描写体会意蕴情感。3.引导学生体会表达强烈或丰富的关键语句从而理解文意。很显然,这些目标存在“人文强势而语言懦弱”、“认知饱满而审美干瘪”、“共性有余而个性不足”等缺陷,倘若据此展开课堂教学,也许仍然可以表现得很人文很思想很情感,但肯定无法真正做到很语文很审美很知性了。目标失范必然导致方向偏差,用力不当,事倍功半。

  2.重点失范。教学常识告诉我们,每一堂课课内所能获得的认知都非常有限。因而真正有效的课堂除了明确和规范教学(学习)目标,还得突出教学重点,不可面面俱到,贪多求全。倘若目标属于基本定向的话,那么重点便是具体定位了。根据教材特点和学生实际等,妥善确定课堂教学的重点,体现的不只是教师的艺术匠心,更多的则是教师的学科素养和自身功底。然而,主次颠倒、轻重错位、深浅混淆等重点失范的语文课堂比比皆是。即使是一些貌似有规模、有档次的观摩课堂,这种失范现象也并非绝无仅有。如在高中阶段学习议论性(类)文本,关注于中心论点、分论点、论据(事例)运用、论证方法、论证结构等也是需要的,但似乎尚须提升,至少应当将“理性思考(思维),辩证分析(阐述)”作为重点。换言之,就是要指导学生关注文章内在的思辨智慧和理性价值。而笔者在一些观摩课堂常常发现,有的语文课堂试图驾轻就熟,竟别出心裁地瞄准了文章的结构,满堂都是“起、承、转、合”的介绍、分析和形式借鉴,导致了教学重点失范。也有的则过多地拘泥于议论文本的观点、内容等,课堂成了平铺直叙式的照本宣科,毫无取舍,无所侧重,失范再度成为失踪。此外,不恰当的添加、迁移和创意等,也都是导致课堂重点失范的直接原因。

  3.解读失范。文本(章)解读是语文教师“看家护院”的基本功。惟其如此,如何解读文本(章),也是语文教师高低优劣的重要分野。然而,语文课堂文本解读的失范现象普遍存在,即使是一些省区级、全国级教学评比课堂,也屡见不鲜,实在堪忧。失范主要表现为这么几方面:一是过浅。迄今为止,语文课堂“重思想,轻艺术”、“重内容,轻语言”等现象依然无法避免。原因固然是多方面的,但解读过浅则是主要症结。由于艺术鉴赏和语言品味需要足够的深度,若无法深入,则只能停留在内容表层滑行。有的意识到滑行过于单调,便穿插几次分组讨论杂耍和打诨,以忽悠学生和评委。二是过死。尽管对于文本解读的机械、呆板、狭隘,以及一条道上走到黑的非此不可,早就有人提出过严厉批评,但这种现象却远未销声匿迹。当然,笔者也并不赞同天花乱坠般的课堂生成,既然教学活动属于目的性很强的认知行为,必要的课前预设就不可或缺,这是教师作为的着力之处。不过,倘若教师“咬定‘预设’不放松”,解读就难免僵化、死板,根本不符合文本解读的个性化和阅读创新。三是过度。“研究性学习”风靡过后,留下了过度解读的后遗症。当年那种“不怕做不到,只怕想不到”“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的狂热,被改装并移植到了语文教学的文本解读。似乎小文本就是大宇宙,里面什么都会有,什么都应该有,在一番腾云驾雾、海阔天空的发现和探究过程中,却离开文本愈来愈遥远,也越来越荒唐。

  4.流程失范。课堂教学应该是一个动态而有序的系统结构,从导入到结语需要遵循一定的程序,这就是教学流程规范,也是课堂教学的基本格局。然而,如今不少语文课堂,在“新理念课堂”、“研究性课堂”、“自主课堂”、“创新课堂”等彩旗招展,以及一些不太懂行也不够负责的“专家”、“名师”的推波助澜之下,闲云野鹤,信马由缰,任意东西,把离谱和创新混为一谈,将闹腾与突破相提并论,于是流程失范便毋庸置疑地构成了许多语文课堂的明显特色。笔者以为,有效课堂的基点在于有序而规范,教学流程失范,就意味着课堂呈现为无序状态。以语文课堂的古诗词鉴赏为例,如果失却了整体感知诗词内容的这一重要环节的铺垫和预热,而是直奔主题,指导学生赏析形象、语言、表达技巧、思想(情感)内容和观点态度等,这种剑指偏锋式的解读,应该也可以获得所需要的相关答案,而且偶尔这么急功近利一番,也许不会有什么大碍。然而,这种解读流程一旦成为语文课堂的解读常规和常态,问题的严重性就显而易见了。古人说“诗无达诂”,并不等于诗词可以断章取义地曲解和误读,为进一步提升学生的诗词鉴赏能力,介绍一些解读方法和技巧的确是需要的,但不能背离文学作品阅读的基本规律,否则不是喧宾夺主,就是歧途亡羊。

  正常的秩序需要依靠合理的规范来维持,规范的缺失必然导致无序和紊乱。多年前笔者便颇不识时务地说过,中小学语文课堂不是人人可以尽情释放、恣意张扬和自由飞翔的KTV。且不说我们肩负着教书育人的职责和使命,即使是从狭义的语文课程实施要求衡量,也还得恪守最起码的语文学科的基本规则。混沌、纷乱和无序应该不是物质世界的高级形态,自然也肯定不是语文课堂的理想境界。


原文链接:http://www.fyeedu.net/Info/283440-1.htm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