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芝城教育博客

——建瓯市“自主互助,展示反馈”教学改革学习平台

 
 
 

日志

 
 

合作学习:通往课堂改革的“未来之钥”(转)  

2017-05-15 15:28:34|  分类: 合作学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7全国中小学课堂改革风向标年度论坛综述

□ 本报记者 钟 原

转自《中国教师报》2017年05月10日

 代表海峡两岸特色的课堂现场、发人深省的专家主题报告、充满思辨色彩的主题沙龙、令人耳目一新的学生聊课,还有最新成果“发现合作学习新样态”报告的发布……这究竟是一次怎样的会议?

 这是一次直指课堂改革未来走向的会议。围绕“合作学习走向哪里、教师如何成为有效合作学习的设计者”这一主题,4月27日至28日,由中国教师报主办的“2017全国中小学课堂改革风向标年度论坛”在四川省遂宁市遂州外国语小学校举行,来自北京、上海、内蒙古、河南等15个省份的500余名教育专家和教师参加了此次大会。在这里,与会者遇见了最真实的课改。

 “收获很多,难以平静。”来自四川省成都市锦官新城小学的一名语文教师说,“这次会议让我明白,课堂是思维产生的盛地。作为一名教师,课堂上要更多关注学生学的过程,避免学生的虚假学习,在锻炼学生逻辑思维的同时,看到学生思维的进步。”

走近学习共同体:再定义“学与教”

 谈及合作学习,日本教育学者佐藤学是一个绕不过去的关键人物。尽管佐藤学未能亲临现场,但他的思想一直在会场蔓延。

 如今,许多学校都在践行佐藤学倡导的“学习共同体”这一教育理念。在追随这股热潮的同时,需要厘清这样几个问题:学与教的关系是什么?学习究竟是如何发生的?教师与学生在课堂的关系、位置是什么?

 台北市国语实验小学教师、台湾“师铎奖”获得者李玉贵对学习共同体研究颇深。在当天的会议上,李玉贵试图给出自己的回答:比较重教的课堂,教师会一直说;比较重学的课堂,教师比较强调听,在课堂会引导学生进行对话,在给予学生关于学科内容支撑的基础上,自己慢慢退出。同时,比较重教的课堂,教师会有固定的答案;比较重学的课堂,教师会倾听学生的想法和思路。

 李玉贵指出,多数教师在课堂上的话语结构为“启动—回应—评价”,教师始终是那个发话的人,学生坐着等教师来问,学生间的互动很少。而在践行学习共同体理念的课堂上,学生之间的互动很多,教师重点培养学生倾听的能力。

 “学习共同体是一个形式,就是去中心化,只有学生之间可以彼此交换思想、激发思维,才是真正好的课堂。” 李玉贵说,学教翻转最主要的一点是教师要转变课堂的结构。学与教翻转的课堂,意味着从教到学,从说到听,从独白到对话,从答案到思路,从“共识”到“我见”。

 改变传统课堂教学结构,这正是遂州外国语小学校近年来一直在尝试的做法。该校构建了“三学一论坛”思维课堂模式,一堂课上,包括正学、反学、合学、展示、迁移、梳理等6个环节,这些环节极力突出学生的“学”,着力优化学生的思维方式,培养学生的思维力、表达力、内动力。“教师在课上要看见学生的思维,要鼓励学生在发现问题、解决问题过程中去质疑、去交流、去争辩,大胆表达自己的思想、观点和见解。”校长李启书强调。

 课堂上,进与退之间是一种学习智慧。上海市浦东教育发展研究院副研究员陈静静提醒与会者,除了让学生多表达之外,教师还要转变观念,将“请会的同学教不会的同学”变为“请不会的同学主动发问”,培养学生主动学习的能力。“当教师真正学会倾听,真正读懂学生、读懂学情时,我们的‘教’才更有针对性,才更深刻。”陈静静说。

 陈静静是坚定的学习共同体践行者,研究学习共同体已经10年。她的研究成果显示,许多学生缺乏真正的学习动力,尤其是看似优秀的学生,实际上在考得高分后会变得更加厌学,出现 “倒挂”现象。如何让学困生和学优生共同发展?陈静静主张,应从学习共同体理念出发,构建相互倾听的润泽课堂。

 “互相倾听的润泽课堂是观点生长的课堂,是学生之间借助对方的力量互相往前生长的过程。”陈静静说,教师要让班里每个学生都有幸福感,学生彼此好像在“谈恋爱”,构建“热恋”的班级。

 一言以蔽之,好的课堂最终都走向了“合作学习”。合作学习最基本的5个要件是,学习者间积极的依赖,个人要负起学习的责任,有意义的实质互动,人际社会互动技能,小组学习的推进。我们的课堂距离这样的形态还有多远?

三堂公开课:遇见真实的学习

 在学习共同体践行者看来,只有观察学生,了解每一个学生的真实学习状态,教师才能真正破译学习的密码。

 其实,真实的课堂观察操作并不复杂,一堂课上,选择一名学生,仔细地观察他的每一个动作、语言、表情,做详细的记录,把他的学习过程一一罗列下来,教师会有不一样的发现。“学困生往往坐姿端正、与教师高度配合、无谓地忙碌、不愿意他人参与自己的学习、对老师察言观色、模仿老师的观点、总在举手想要回答问题……教师在课堂要避免虚假学习的发生,要认真观察每个学生,及时发现学困生。当学困生发出求救信号时,教师要有回应。”陈静静说。

 在课堂上安静下来,倾听每一个学生,找到并分析他们的学习状态,这并不容易。同为学习共同体践行者,来自福州教育学院附属第四小学的林莘校长曾是一名传统名师,她上过几百节公开课,每次上课都会使用“九九八十一招”,三五分钟便换一招,极力打造属于自己的“魅力课堂”。但一次偶然的机会,当她看到学习共同体课堂的形态后,忽然开始否定自己。在抛弃原来的上课方式后,3年艰难的实践历程让林莘体会到,一直以来都是教师太想教。“忍不住、等不及、放不下。如今,我们要学做‘忍者神龟’。”林莘说。

 本次会议上,林莘为与会者展示了一节二年级语文课《咚咚咚,是谁呀》。“今天的课堂一定要安静,有人在说话、发言时,我们不举手。”“如果有学生违规了,老师不会说出来,而是用眼神、手势暗示他。”上课前,林莘用极短的时间培养学生安静倾听的习惯。课上,她展示了几幅不同的图,让学生猜猜敲门的对象,学生们4人一组,同伴之间悄悄地交流讨论。“敲门的是谁呢?请你在有限的绘本信息中找到你猜想的根据。”林莘总是用这样的语言启发学生静静地思考,并蹲下身子倾听学生的学习心声,关注每一个学生的思考、倾听和发言。

 “我还没想好,请再给我一点时间思考。”当林莘请一组学生表达观点时,其中一个学生表示。“这才是最会学习的孩子,我们都要向他学习。”林莘对全班学生说。

 “课上,学生猜得对与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的根据。”林莘认为,一节倾听、倾诉的课堂是产生思想火花的课堂,要让学生自己去想、去发现、去交流,呈现出“学习共同体”的基本要素。这一堂生动的课例也让与会教师真实地感受到由“师本”到“生本”教学的蜕变。

 遂州外国语小学校数学教师彭艺带来的《平行四边形和梯形》一课中,同样高度关注学生自己的探索与成长,课上,学生通过区别、认识、制作平行四边形与梯形,辨析特殊四边形间的关系,通过拼、量、围、平移等方式自主探究图形特点,并用准确的语言清晰地再现了自己思维的过程。这节课,教师不仅关注最终的结论,更关注知识生成的过程和应用。

 教教材的人这么上课,编教材的人会怎么上?会议期间,曾任台湾数学教材编委的鲁炳寰带领遂外六年级学生走进数学课堂《正四面体》。课堂上,他引导学生用磁铁、钢珠组成的三角形搭建不同的立体图形,让学生在动手操作、细致观察、精彩表达中注重数学规律的发现及运用。到了下课时间,鲁炳寰说:“我们该结束探究了,好吗?”学生却说:“我希望课可以继续上下去。”可见,一旦真正调动起学生的学习兴趣,学习共同体的课堂形态魅力无穷。

 长期以来,课改理念与现实之间的差距让人对课改望而却步,但在这场会议上,合作学习的理念真正在课堂上落地,实现了无缝对接。

 “学习共同体建设虽然并不容易,但绝非空中楼阁,一批先行者已经证实了这样的课堂不仅可行,而且大有可为。”一位参会者由衷地说。

热闹与安静之辩:关于合作学习的反思

 你是否感知到了有一种痛叫“合作痛”?

 本次会议闭幕式上重磅发布了《发现合作学习新样态》成果报告,报告中的这一发问引人深思。

 报告指出,当合作学习已经成为一种显性的课堂形态,需要正视和警惕的问题也开始凸显。“独学的虚化,对学的不足,合作的泛化,合作的浅表化,合作的功利化,被动合作现象。这是合作中的六大痛点!”报告提出,尤其需要警惕的是,课堂上存在过度合作现象,似乎课堂上没有合作,就体现不了新课改理念。因此,合作学习陷入了误区,走向课改的反面。还有,课堂上基于应试目的和任务的合作学习,严重消解着合作学习的正向文化。

 “当合作学习成为一股热潮时,我们仍需警惕,避免走向另一个极端。”鲁炳寰提醒学习共同体追随者,不要“热衷过度”。

 学习共同体是否是课堂的终极形态?热闹的课堂和安静的课堂到底孰优孰劣?在28日上午的沙龙环节,几位专家“针锋相对”,纷纷表达了自己的见解。

 中国教师报特聘课改专家王红顺认为,热闹的课堂类似高效课堂,其本质是“知识的超市,生命的狂欢”,目的就是要表达、展示。安静的课堂类似学习共同体,是思维的生长、生命的律动。两者没有好坏之分,都是课堂的一种状态。要变革传统的学习方式,首先要做到热闹的课堂,然后才会去追求安静的课堂。

 “热闹的课堂与安静的课堂本质是相通的,都是先学后教,把学放到了比较重要的地位;都突出的是知识育人,更重要的是对学生育人方面的影响,终极目标都是指向育人。”王红顺说。

 他同时告诫与会者,学习共同体的课堂形态也有风险,需要防控。首先,学习共同体所倡导的安静的课堂,其前提是学生“想学”。其次,学习共同体提倡“少即是多,退即是进,慢即是快”,在繁重的教学压力之下,教师在完成教学目标时难度较大。王红顺建议,“热闹”与“安静”的课堂需要互相嫁接,才能走得更远。

 遂州外国语小学校校长李启书对王红顺的观点表示认同。他说,如今我们对课堂至少有一个共识——学生需要去学习,而学习这个过程一定是安静的,把心安放好,然后在一种自由的氛围下去学,在适合的学习路径下去学。李启书强调,“如果是在安全的状态下去表达,这时候安静或热闹就没有那么重要”。

 “任何一种教学思想、教学理念、教学模式都有它的副作用,我们要找到药引子,将它们综合起来,不能偏废。”李启书说。

 林莘也认为,关于热闹和安静其实是一种表象,需要关注的一个问题是,学习共同体强调倾听之后的串联。学习共同体有两个支架:一个是回归学科本质,即金字塔的尖,支撑它下面的两个内容是互相倾听的学习关系;另一个是生长跳跃学习,教师设计的问题要有一定高度,要建立在全班学生学习经验的基础之上。

 “不过,这些都不足以成为我们停止探索学习共同体的借口。”一名专家表示,目前在全国各地涌现出许多说法不同、概念不同的课改经验,如此多的经验背后其实都有相同的特质:一是都体现了合作学习,二是都体现了师退生进,三是都体现了学生主体,四是都体现了教与学关系的重塑。

 “这些都代表了课堂改革未来的方向。”一名参会者如是说。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