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微尘教育博客

——建瓯市“自主互助,展示反馈”教学改革学习平台

 
 
 

日志

 
 

不能用学杀猪的方法学语文(转)  

2017-06-19 08:20:10|  分类: 语文教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唐晓敏 

本文来源于枫叶教育网(www.fyeedu.net)

 

       学杀猪的方法是什么呢?我觉得,就是在掌握一般性的规律之后,不断地练习。通过大量的练习,慢慢地,白刀子的捅进去就可以更加精准。练习,目的是为了培养能力,其结果也确实培养了“杀”的能力。而练习,是不需要把一个一个的被杀的猪都记住的。或者说,记住这些猪的样子,是没有必要的。

       学语文呢?与此不同。语文的学习,需要记住所学的那些优美的作品。正是这些作品,让学生有了一个丰富的美好的精神世界。人之间的差异,是由精神世界的差异所决定的。而精神世界又取决于你心里有什么,即记住了什么。作家李国文讲:“你要是能背诵出一百首唐诗,比一首也背不出来的人,肯定有着不同的精神世界。”同时,学生有了若干篇作品的“样子”,才能按照“样子”来作文。就是说,语文学习,不能以提炼出一个抽象的“能力”为满足。学习语文,若是把那些优美的文章记忆在自己的心里,即使暂时不能完全理解,慢慢也会理解的;而若是读过的文章全然忘记了,说“我理解了,但理解的是什么,我都忘了”,这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作品是“皮”,所谓的理解是“毛”。“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令人惋惜的是,多年来,我们的语文教学,实际上恰恰是“杀猪式教学”,即师生都把大量的时间用到了字词句子的练习上面了,想通过练习而获得“语文能力”。这些字词、句子,练习过后,根本不能记住,也不需要记住,当然也不值得记住。它们是只供做练习用的。练习之后,就没有用处了。也就是说,学生心中没有记住多少东西。

       应该明白,学习语文与学习杀猪是不同的。对语文学习来说,没有对作品的记忆,就没有能力。

       孩子怎样才能有好奇心和想象力?

       近年来,教育界呼吁培养学生的创新能力,也意识到,创新需要有想象力,有好奇心。但问题是,孩子怎样才能有好奇心和想象力呢?

       这需要看看好奇心形成的机制。好奇心是什么呢?“好奇心是从无知到知的‘中间状态’。”(亚里士多德,通行译文中以为“惊异”,按张世英的说法,“惊讶”可以译为“好奇心”)完全无知,不会有好奇心,完全知道了,明白了,也没有好奇心可言,只有在从无知到知的过渡状态中才会产生好奇心。

       这就提示我们,为了让孩子有好奇心和想象力,需要让孩子有所懂,也有所不懂。什么都懂了,都理解了,好奇心也就没有了。

       想象力也是这样。按心理学的说法,一个问题,若用理性思维可以解决,那就用理性思维来解决。也就不需要想象了:当一个问题难于用理性思维来解决,就只好“动用”想象,也就是需要发挥想象力。于是,想象力就得到了激发。就是说,想象力的发挥,也需要有所“不懂”与“不知”。什么都知道了,想象力就用不上,“用进废退”,长期用不上,就萎缩、退化了。

       这告诉我们,孩子在学习中需要接触一些比较难的东西,不能完全懂,也没有关系。日本首位诺奖获得者汤川秀树读中学时,看到田边元著的《近几年的自然科学》,这本书吸引了汤川秀树,后来她回忆说:“田边元的著作解释了各种问题,其中之一就是量子力学。不过,无论我读多少遍我还是不能理解。这种难理解本身可是一种巨大的诱惑力”。这本书,汤川秀树读多少遍,“还是不能理解”但正是这本不能理解的书,吸引他走上理论物理学研究的道路。按一般人的理解,没有读懂,就没有用,但实际上,这种没懂的读书却是有“大用”的,它让汤川秀树产生了强烈的好奇心,从而走上了理论物理学研究的道路上,最终获得了诺贝尔奖。

       德国哲学大师海德格尔也有类似的经历。他17岁读中学时,接触到了奥地利哲学家弗朗茨·布伦塔诺的《论“存在”在亚里士多德那里的多重含义》。当时他也是看不懂。但雅后来回忆说,这是他“笨拙地去试着钻研哲学的开始”。由此,海德格尔对哲学产生了强烈的兴趣。以后,无论在何时,在何地,也无论他在做何事,由读此书而引发出的问题都始终作为一个首要的问题萦绕在他的脑海里,驱赶着他去思索,去想象。

       总之,学生在学习中,既需要有所“懂”也需要有所“不懂”。在一定意义上可以说,学校的教育,应该是既需要让学生“懂”,也需要引导学生去阅读一些自己暂时不能懂的书籍。这种不能懂的书籍,对学生可能有更大的价值。如果把完全能“懂”的看做“有”,那么不能“懂”的,就是“无”。学习的过程既需要“有”,也需要“无”,因为学习也是“有无相生”,没有“无”,“有”也是没有多大价值的。

       当下的中国教育,一个大的问题就是只有“有”,而没有“无”。学生几乎没有接触那些不能“懂”,教师也不让学生接触这些读物,时间长了,学生就读那些能够理解的书,对不能理解,以及不能完全理解的书籍心生畏惧,不敢读也不愿读。于是,好奇心和想象力都无从谈起了。


 

原文链接:http://www.fyeedu.net/Info/284947-1.htm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