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微尘教育博客

——建瓯市“自主互助,展示反馈”教学改革学习平台

 
 
 

日志

 
 

基础教育:论段力佩的育才之道(转)  

2017-10-12 01:43:04|  分类: 课改策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许瑞芳1,2 (1.华东师范大学政治学系,上海200241;2.复旦大学社科部,上海200433) 

转自http://jichujiaoyu.zazhi.com/cms/article-997977.html



摘    要:段力佩作为一名中学校长,在其从教的数十年生涯中,锐意革新,不断进行教改。从其上世纪60年代总结创造的“紧扣教材,边讲边练,新旧联系,因材施教”的教学方法暨教改经验,到80年代总结出的“读读、议议、练练、讲讲”的教学形式,以及90年代初又提出“自学自创、自治自理、自觉体锻”的培养目标,引领了上海育才中学实现了教育改革的一次又一次飞跃。这些教育思想和教改经验构成了独特的育才之道,对上海乃至全国教育界都产生了重大而深远的辐射影响。

关键词:段力佩;教育改革;育才中学

中图分类号:G639.29文献标识码:Adoi:10.3969/j.issn.1005-2232.2013.05.005


       提起中国当代教育改革家,在上海不得不提育才中学的老校长——段力佩先生。段力佩(1907-2003),江苏金坛人,从教70余年,享有“南段北韦”的美誉。段力佩自1950年3月主持上海育才中学,锐意革新,不断进行教育改革,在上世纪60年代总结创造的“紧扣教材,边讲边练,新旧联系,因材施教”的教改经验,曾在《人民日报》《解放日报》《文汇报》上,以头版头条的显著地位报道,由此在全国掀起了学习育才教改经验的热潮。上世纪80年代,段力佩总结出的“读读、议议、练练、讲讲”的八字教法再次在教育界引起强烈反响。1991年,他又提出了“自学自创,自治自理,自觉体锻”的培养目标,引领育才中学实现了教改的第三次飞跃。

       一、“十六字”的教学方法暨教改经验

       20世纪60年代,中共中央鉴于“教育革命”对学校正常教学秩序的冲击,提出了“调整、巩固、充实、提高”八字方针,全国的教育工作逐渐走向轨道,但随即也引发了另一个老问题:即学校追求升学率、师生负担加重、学生体质下滑等等。为了把学校创建得更好,提高教学质量,1960年,段力佩在育才中学提出教学改革的总要求:面向中间带两头,因材施教。到1963年,段力佩明确提出了教学改革的主导思想:“紧扣教材,边教边练,新旧联系,因材施教”,集中精力抓初一教学,提高了教学质量。并于1964年撰写了《紧扣教材,边教边练,新旧联系,因材施教》[1]一文论述这一教学方法的来龙去脉,形成的原因与产生的效果,这在当时教育界产生了强烈的反响。

       “紧扣教材,边教边练,新旧联系,因材施教”最主要的是:“要求教师在教学中,从学生实际出发,发挥学生的学习主动性。”[1]紧扣教材,就是反对添油加醋,要求按照教材规定的知识进行教学;要求教师要反复钻研教科书,并且能够充分理解和运用教科书。边讲边练,“就是在讲课时有讲有练,根据不同教材、不同年级,进行不同形式的讲解和练习,灵活运用。”[1]边讲边练的运用体现出显著的优点并产生了不错的结果:一是学生学习主动性得到充分调动,学生的学习态度更加认真;二是教师在学生练习时,能够及时发现学生掌握知识中的问题,使教学有的放矢;三是学生的阅读能力和独立思考、独立操作的能力得到了提高,开阔了思路。产生的结果是:学生的课外作业显著减少。[1]新旧联系,就是教师要从学生原有知识基础出发,以旧带新,学生懂的知识不多讲,学生不懂的知识要讲清楚,发挥学生温故知新的能力。新旧联系需要教师了解学生,能充分地估计学生的理解能力和接受水平。因材施教,就是承认学生的差别性,使所有学生在不同的基础上都有所提高,使学得特别好的学生能够出类拔萃,使大多数学生能够达到应有水平,学有余力,发展各人的兴趣爱好。而且,四者是相互联系、不能割裂的。[1]  1964年4月2日,上海《解放日报》《文汇报》在第一版的头条位置,用整版篇幅刊登了上海育才中学的这个“教改经验”,题目是《育才中学改进教学方法减轻学生负担》。《光明日报》也以头条的形式报道了育才的经验。同年4月11日,《人民日报》以题为《教师教得少而精,学生学得深又透》,将育才的经验加以转载。[2]

       二、有领导的“茶馆”式的教学形式

       有领导的“茶馆”式的教学形式,是指段力佩创造的读读、议议、练练、讲讲的教学方法。之所以命名为“有领导的‘茶馆’式的教学形式”,是因为段力佩认为“茶客们在茶馆里的思想是最活跃的,七嘴八舌。”而读读、议议、练练、讲讲的课堂教学的基本形式,学生在教师的引导下,七嘴八舌,与茶馆相似也很活跃[3]。1977年4月受到“文革”冲击的段力佩再度回到了育才中学,面对着高考的恢复,为应对考试的压力,教师加班加点,家长加码,学生被淹没在题海中。段力佩认为这种教学方法不是在开发人才,而是在摧残人才。他提出:“把课堂作为教师的讲堂,我认为是不科学的”。课堂主要应是“学生学习的场所”。“教始终是为了学,学生也始终离不开学。”[3]  他认为,育才中学应结束这种教学方式,不要培养书呆子。育才的学生应该成为学习的主体,而非客体;育才的课堂应该称为学生的学堂,而不是教师的讲堂。这种以学生为主体,以学生的学为出发点、立足学生的办学理念,即使放在当代社会也是极具现代价值的,体现着段力佩作为教育家独特的教育观念。

       在这一年,育才中学的课堂内开始采用有领导的“茶馆”式教学形式的雏形,即“读读、议议”。段力佩倡导各门学科和各个年级都要培养学生的读书习惯。所有学生先读半年,比如语文教学任务的“读读”目的就是:一要抓通字,就是要学生能把课文读得通;二要初步领会课文内容,弄懂含义。[2]  “读读”是在1980届3班进行试验的,取得了较好的效果。1977年下半年,育才中学又增加了3个班级实行实验教改。在试验期间,段力佩发现学生阅读时经常与前后左右的同学交头接耳讨论,于是提出了“议议”的教学方法。初步形成“读读、议议”的教学法。这一教学方法的实行,为系统形成“八字(即读读、议议、练练、讲讲)”教学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1979年,段力佩专门著《有领导的“茶馆”式的教学形式——读读、议议、练练、讲讲”》一文,系统地阐述了“读读、议议、练练、讲讲”的教学方法,标志段力佩这一教学方法的最终形成。所谓“读读”,是指在课堂上引导学生阅读教科书(不是指课前),让学生主动地从课本中汲取知识。这样做,打破了学生不会充分利用教科书而依赖教师讲解的习惯,有助于学生养成良好的读书习惯,增强阅读能力、理解能力与自学能力。“议议”,是指针对学生提出的疑难问题,教师可以因势利导,引导学生通过相互议论去寻求答案。教师可以事先提出一些启发性问题,引导学生去读去议。在课堂上,按照座位排列形成前后左右四个学生为一个小组,让学生在一起展开讨论,必要时也可以跨组议论。座位的编排,也有意识地安排一些好的学生与差的学生坐在一起。议是在读的基础上进行的,在教师引导下,使学生就所遇到的疑难问题进行讨论,积极开展思维活动,切磋琢磨。“练练”,是指学生不光是完成作业,而且必须让学生对习题进行分析,使学生更好地理解课文中的概念、定义、定理、公式。学生在练习中既动脑,又动手、又开口,基本上能做到当堂理解、当堂消化、当堂巩固。在整个教学过程中,读是基础,议是关键,练是应用,讲是贯穿始终的。[3] 这一教学方法是通过引导学生自觉读书学习,主动探讨问题,通过学生的评论进行对知识的探索。教师则主要起到引导的作用,给予学生以点拨、解惑和总结的作用。在这种教学过程中,教师的主导作用并没有得到消解,但教师的讲解主要体现在于对学生的引导、解惑和对教学的总结,而不是灌输。这样不仅消除了“满堂灌”的弊病,培养了学生的阅读能力,发展了学生的智力;也废除了完全依赖教师作为学生和书本之间联系的桥梁的传统教法,实现了师生之间、生生之间平等、互助与合作的关系,创设了平等融洽的班级氛围。

       三、调整课程时段和改造学制

       为了切实有效地实施“茶馆”式的教学方式,段力佩从课程设置到课时安排、从教学内容到教学方法都进行了一系列变革。明令严禁:教师不准加班加点;不准滥发参考资料;不准搞任何形式的统考统测。段力佩认为:“从知之甚少到知之甚多也是一个认识过程。其中已知是未知的基础,也是智力的潜力所在。教师在教学过程中,只要引而不发,让学生在已知的基础上去探索新知,从而掌握科学知识的规律性,这也是挖掘了智力的潜力。”[4]  他提出,“有关社会的、自然的最基本规律的最基础的知识,以及陶冶性情、增进健康的各门学科,到了中学阶段,都应设置;数学科,应从初一一直设到高三;像外语、体育等学科,应该每班每天都有。外语是语言嘛,应天天接触。体育是健康活动嘛,它体现着德、智、体的全面发展的要求,也贯穿着美育的要求嘛。”[4] 为了给中学生以终身受用的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尝试,在当时的育才中学,从初一到高三的各个年级都设置了生物、历史、地理和音乐等课程,对于各个班级则天天都开设有外语、体育课程,这在当时是少有的。

       在段力佩的主政下,育才中学对于学科和课程时段的设置进行了独特的探寻。段力佩认为,不应该不管各学科的性质不同,而统统作一刀切地用45分钟一节课来安排。而是应该在学校统一的号令下,根据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的特点,灵活地设置学科的课时时间。在当时,育才中学采取了以下的课时设置时段:上午两个90分钟,中间大休息30分钟;下午一个90分钟,下午5点钟以前是课外活动。90分钟是这样安排的:上午第一个90分钟的第一个课为55分钟,是逻辑思维较强的课,然后5分钟转课,放音乐唱片或唱歌,学生可以作轻微的自由活动;接着一节课是30分钟,主要是史、地、音乐、外语课等等(数、理等课也有一次是30分钟的,外语等课也有一次是55分钟的)。上午第二个90分钟的第一节,同样是思维较强的55分钟课,5分钟转课,第二节30分钟,同样是用作记忆训练、语言训练、艺术欣赏等课。下午第一节是30分钟,因午饭后大脑皮层较疲劳。然后5分钟转课,第二节为55分钟。[4]33可以看出,大课55分钟,小课30分钟。大小课间隔,大课上逻辑思维强的课,小课上形象思维强的课。符合了学生大脑活动的规律,受到了学生的欢迎。

       段力佩还倡导学制的多层次。1978年教育部颁布《全日制十年制中小学教学计划(试行草案)》,规定在中学实行“三二”的学制,即初中3年,高中2年。段力佩通过观察,发现缩短的“三二学制”与深化的教材是不相适应的,要培养具有扎实基础的人才,显然,高中2年是不够的。于是他第一个在上海市恢复了“三三学制”,这一调节有利于学生打好基础,全面发展。后来,全国恢复了“三三学制”证明了段力佩对教学规律的深刻洞察。

       四、教育教学中关注学生的共性与个性的发展

       段力佩提出在教育教学中要注意学生的共性和个性。共性主要是关注儿童、青少年阶段所共有的年龄特征,并以此为基础,设立共同的培养目标。对此,育才中学采用了必修科与选修科相结合的办法,加上开展有领导的与自愿结合的课外活动,来发展学生的个性。段力佩认为必修科是体现社会的、自然的基本规律的基本知识,必修学科的各科分量应该低些,课时也少些,但要求消化的程度是高的。教师应通过观察学生对各门学科反映的情况,指导学生选修一二门学科。修读选修科的目的,是为了使学生在必修科所学的知识在选修科中加以巩固、提高、扩大、加深,以适应学生个性爱好的发展。[4]

       选修科一般从高一下学期开始。但是根据学生个体生理和心理发展的差异性特征,学生也可以从初一起选择音乐、钢琴、小提琴、美术等选修科。以“工读班”的学生培养为例。所谓“工读班”,是指“文革”结束初期,育才中学一小部分中毒较深的学生,是非观念模糊,意志薄弱,沾染了严重的流弊恶习,对社会的治安和学校的正常教学秩序都造成了一定的干扰。针对这部分学生的特殊性,育才中学于1979年2月到1980年办起了工读班,“亦工亦读”[5],以此对这些学生进行特殊教育。“工”是培养学生的集体观念、纪律观念、法制观念,以及正确的劳动观点、劳动态度,从而提高他们的思想觉悟,转化他们的思想感情,让他们恢复到青少年应有的天真。“读”是从实际出发,提高他们的文化程度。育才中学遵循班级教育与个别教育有机地结合,立足于“争”,而不是“整”;立足于“拉”而不是“推”的原则。[6]这个班的学生最初基本上被视为“双差生”,但实际上,这些学生有自己独特的才能,尤其表现在动手能力上,为此,育才中学对他们进行了电工、木工等技能的基本训练,这些学生所做出的书架和书橱都颇为精致,并迅速成长为学校的一支基建队伍。

       五、学科考试观与品德考察观[7]

       段力佩认为只要有教育就存在选拔的问题,认为各级各类的考试是需要的,也充分肯定高考制度的恢复的价值,但认为考试的方法可以更科学一点。“对学生的考核必须建立在教师对学生的经常了解,经常检查的基础上。考核的目的应该在于促进学生消化所学知识,逐步培养学生触类旁通,举一反三的思维能力。考试考查还应注意培养、形成学生观察、探索能力、实验操作能力,提高口头表达和书面表达能力。”[9] 1979年上半年起,育才中学就试行取消期中考试制度。期末考试实行口试与笔试均用的方法。1982年育才中学取消了平时测验,要求把测验寓于练习中。到1983年上半年,对毕业班取消了期末考试。[2] 在刚取消期末考试时,段力佩推行一种名为“探索活动”的考查方式取而代之。他认为整个教学过程,就是一个探索知识的过程。但和考试不同的是,探索活动并不记名,也不要求教师批改分数,而是先让学生进行独立探索,然后小组探索,最后,以小组编号交给教师。考试化整为零,而任课教师则经常三三两两地找学生笔谈、面谈,随时了解学生学习状态和成长动态。同时,段力佩特别注重对学生品德的培养与考查,他对品德考查的方式也进行了改革。在当时,品德考查半年有两次,期中考查一次,期末考查一次。“由读议小组即生活小组自己来考查,自己写评语,自己打等第”。改革试验的结果表明,由学生自己写的评语,往往比教师评语确切。当然,打什么等第要听听辅导员的意见。

       段力佩认为考试主要有两种意义,一是让学生自己去探索知识;一是教师对学生掌握知识的考察了解。从学校内部来说,应该让教学过程成为学生对知识的探索过程;教师考查了解学生,大量是通过课堂练习,加上平时化整为零地在课内外进行的师生间舒畅的笔谈和面谈。应取消考试和测验,这样可以把考试和应付考试的复习时间节省下来,每学期可以多出一个月的教学时间,六年制中学就等于读了七年书。而品德考查的目的是为了让学生自己教育自己。育才中学因此把学生的成绩报告单也被改成为着眼于学生自治能力、自学能力、自觉锻炼与健康状况等的“成长报告单”。这种考试改革不但没有影响教学效果,反而,学生的积极性被充分调动,推进了师生关系的融洽,教育质量得到很大提高。

       六、从学生自治自理的班级管理方式到“三自”育人新经

       早在1981年,段力佩专门著文阐述《让班级实行学生自治自理》,倡导学生“自治自理”的班级管理方式。他认为:“提倡学生自治自理是为了培养学生的政治工作能力,锻炼学生的组织能力,训练学生发现问题、提出问题、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9]其中,班级辅导员的设置是对传统班级管理方式的突破。就如段力佩自己所言:“为了培养学生的自治自理能力,我们把班主任改为班级辅导员,退居二线,初中请一个高中学生作为副的班级辅导员,班级辅导员的责任有三条:第一条,要十分关心班级的孩子;第二条,当好班委的参谋;第三条,要联系各个任课老师,统一要求,虽退居二线但更主动了。”[10]自治自理能力的核心,是培养学生的“政治能力”和“组织工作能力”。在段力佩看来,如果学生的自治能力强了,自学能力强了,自觉锻炼身体的习惯培养起来了,德、智、体等各育就能得到全面的发展,无论对于学生日后的升学还是参加工作,都很有利。此外,设立以课桌前后四人为一组的读议小组,构成了班级自治自理的“细胞”。读议小组是学生之间交流思想、课堂学习、体育锻炼和节假日活动的小组。每组设有一名组长,两到三个小组由一名班委分管,而班长则负责管理班委,形成了一环扣一环,一级抓一级的班级工作网。读议小组的管理方式既使每个学生都置身于集体之中,增强了他们的集体观念,又使更多的学生有机会担任一定的职务,锻炼了他们的组织、协调等工作能力。

       “三自”育人新经是指在上个世纪90年代初,段力佩在班级工作“自治自理”的基础上,完整地提出了“自治自理、自学自创、自觉体锻”的育才中学新育人目标。早在80年代,育才中学的教学改革就是从注重“教”转为注重“学”,这也是为了让学生“要做学习的主人,不做分数的奴隶”。[11]“自学自创”是承接自治自理,对学生学习所提出的新要求、高标准。“自学自创的要义是让学生学会学习,掌握学习方法,养成学习习惯,在自主学习和自觉探索中培养学生的创新精神和实践能力。”[2] “自学自创”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克服我国基础教育中存在的学生动手能力、创新能力不足的顽疾。

       “自觉体锻”是要培养学生自觉参加体育锻炼的习惯,以增强体质、发展心智。段力佩十分重视体育在人才培养中的作用。在育才中学学科课程的传统设置中,对体育并不是十分的看重,通常只安排一周两节课的体育课程。针对于此,段力佩提出,体育课应该天天有。他说,“我认为每周两节体育课是不讲道理的,不符合教育规律。体育必须天天有。”[12] 1979年,由于场地的关系,先试行每周四节体育课。到1980年上半年,正式实行每周六节体育课,连毕业班也不例外。在段力佩的倡导下,育才中学坚持“智育是关键,德育是根本,体质增强,健康是第一”的办学思想。学生的体育锻炼开展得红红火火,提升了学生的身心健康水平。其中,学生国家体育锻炼标准的达标率从1981年的35.6%、1982年的71.4%、1983年的80.6%到1984年后始终保持90%以上的水平。1987年1月14日,《体育周报》以专稿专版的形式介绍了育才中学体育工作的做法和经验。[2] 实际上,体育不仅能带给学生强健的体魄,更能给学生带来坚毅的性格和顽强的精神,因此,许多教育家都无一例外地阐述了体育对于培养人才的重要性。

       “自治自理、自学自创、自觉体锻”的“三自”教育遵循着“双向提高,目标一体化”的指导原则,三者之间是相互联系、相应相承、相互促进的整体。[2] 通过“三自”教育,学生的各方面能力得到了锻炼,智慧得到了升华,体质得以增强,为更高层次实现自我的主动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作为一名知名的中学校长、一名有胆略的教育改革家,段力佩不仅有着自己独特的教育理论,更敢于把自己的教育理论付诸改革实践。同为教育家的吕型伟曾这样评价过段力佩:“纵观近三十年的上海,再也没有出一位像于漪那样的教师,再也没有出一位像段力佩那样的校长。”[13]正是独具校长的改革魄力,段力佩才能从50年代到90年代的从教生涯中不断总结、革新自己的教育思想、办学理念。正是这种不断革新,形成了独特的育才之道,并有力地吸引着育才中学一批批优秀的教师追随左右,形成了对上海乃至对全国教育界的影响。

       参考文献:

       [1]段力佩.紧扣教材,边讲边练,新旧联系,因材施教[C]//段力佩教育文集.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1982.

       [2]陈青云,蒋纯焦.育才之道:上海市育才中学校史(1901-2011)[M].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12.

       [3]段力佩.有领导的“茶馆”式的教学形式——读读、议议、练练、讲讲[C]//段力佩教育文集.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1982.

       [4]段力佩.谈谈挖掘智力潜力[J].人民教育,1980(10).

       [5]育才中学.育才中学关于“亦工亦读”教育挽救特殊青少年的材料[G].教学档案79-14.上海:育才中学档案室.

       [6]段力佩.特殊学生需要特殊教育措施[C]//段力佩教育文集.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1982:64.

       [7]段力佩.教育改革的指导思想和实践(二)[G].教育科研情况交流,1984(3).

       [8]段力佩.考试方法必须改革[C]//段力佩教育文集.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1982:78.

       [9]段力佩.让班级实行学生自治自理[C]//段力佩教育文集.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1982:45.

       [10]段力佩.教育改革的指导思想和实践(一)[G].教育科研情况交流,1984(2).

       [11]段力佩.要把书读活——新学期致同学们[N].青年报,1983-02-25(1).

       [12]段力佩.智力开发与学校体育:上海市育才中学段力佩同志在一次座谈会上的讲话[J].江苏体育科技,1981(2).

       [13]王厥轩.一代名师段力佩[M].上海教育,2011(05A).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